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全部小说 > 古代言情 > 我就出个门,怎么老婆房子都没了?

更新时间: 2024-04-18 22:31:55

我就出个门,怎么老婆房子都没了?

我就出个门,怎么老婆房子都没了? 纸片人的自由 著

宋知婉赵柏

古代言情《我就出个门,怎么老婆房子都没了?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,本文是作者“纸片人的自由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宋知婉赵柏的人设十分讨喜,主要内容讲述的是:”“你知道吗,跟你和离这个想法,早在几个月前我就已经有了。”“你夜里回来,房事到一半,你母亲院子里的那个老刁奴就跟催命鬼一样的敲门。”“如果放在以前,我会直接打杀了那老东西。”“当时做到一半,看着你无奈离开的情景,我就已经再想今天了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
“明明日日换你离开的是她,明明她心知肚明,可她就是天天在我耳边念叨着谁家添了子嗣。”

“又话里话外的敲打着我不能生,赵柏我生出来,你敢让他喊一声爹吗?”

“你母亲嫌我不够贤良,不给你纳亲,让你没有子嗣,是啊,我确实没本事一个人生。”

“你知道吗,跟你和离这个想法,早在几个月前我就已经有了。”

“你夜里回来,房事到一半,你母亲院子里的那个老刁奴就跟催命鬼一样的敲门。”

“如果放在以前,我会直接打杀了那老东西。”

“当时做到一半,看着你无奈离开的情景,我就已经再想今天了。”

“赵柏,我怕我有一天忍不住,会变得面目可憎,会变成我年少时最讨厌的样子。”

“或者成为你母亲那样尖酸刻薄试图控制别人的恶心老妪。”

赵柏错愕的看着宋知婉,夫妻三年,宋知婉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么出格的话,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温柔体贴的。

突然,他恍惚记起自己的妻子当年在闺阁时从来都不是这般性子。

她热烈张扬,心直口快。

自从嫁给自己之后,她收了以前的性子,他总以为妻子只是为人妻后变得稳重了。

想到这些年,自己把家里所有的事情扔给她,好像只要有她在,自己就可以放心的走仕途。

母亲自从自己成亲后身体每况愈下,因为少年时亲眼看着母亲日日操劳,他以为母亲真的年轻时受了苦,现在才会多病,哪怕有时会怀疑,可看着母亲苍白虚弱的面容,他又不忍多想。

家里有妻子操持,自己只看到和睦以及母亲见缝插针的碎碎念。

每次母亲在自己跟前提起妻子的不是,自己都会极力维护她,以为这就是自己对妻子的好,如今想来,还真是天真又愚蠢。

宋知婉继续道,“赵大人,从此以后,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”

“唯愿大人往后能得令母亲欢喜的娇妻,从此夫妻和睦,儿孙满堂。”

赵柏脸白的跟鬼一样,不再腻着宋知婉,坐直身子眼神哀求,“婉儿,离了你,我何来欢喜。”

宋知婉揉了揉酸涩的眼睛,微微偏头,“赵大人,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利索的性子,要不然也不可能做到现在这个位置。”

“素云,送客。”

一句送客,将赵柏彻底打入了无间地狱,他心里清清楚楚的意识到,自己再也没有办法挽回了,这个女人真的不要自己了。

素云进来低垂着眉眼恭恭敬敬道,“赵大人,请。”

赵柏身子踉跄了好几下才勉强站稳。

不舍的看了宋知婉一眼,那张苍白俊美的脸上满是决绝,他咬牙道,“婉儿,我不会放手。”

说完他强忍着眩晕,脚步虚浮的离开。

出了大门,他狼狈的转头看着已经换了牌匾的家,两盏灯笼依旧那么亮眼,大门缓缓合上,他面上两行清泪流下,胸口血气翻涌,在冯小木惊恐的眼神下一口血喷出来直挺挺的倒下 。

冯小木眼睁睁的看着主子吐了一口血,就这么倒在地上,吓得嗷一嗓子嚎出来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。

吃力的把人背在自己身上,着急忙慌的朝着医馆奔去。

背着赵柏跑的异常缓慢,冯小木特别后悔出来时怎么就没有赶马车,主子着急,自己这做奴才的也没脑子。

要是耽误了事,真得后悔一辈子。

小说《我就出个门,怎么老婆房子都没了?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》》》点击全文阅读《《《

最新小说

  • 穿越:我在玉女宗当厨神
    穿越:我在玉女宗当厨神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叫做《穿越:我在玉女宗当厨神》的小说,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,作者“风雨西楼”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林浩沈青菡,剧情主要讲述的是:就连刚说好要叫冷清雪一起来吃饭的苏月柔也已经在吃了,那叫一个大快朵颐。林浩今天中午做的是青椒炒肉,做这个比较简单一点,而且爱吃的弟子也多。三人都已经打好了饭菜,坐到了餐桌上。冷清雪看着盘子里的青椒炒肉,不禁流口水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撩欲缠欢!恋爱脑裴总又贱又骚
    撩欲缠欢!恋爱脑裴总又贱又骚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《撩欲缠欢!恋爱脑裴总又贱又骚》,热血十足!主人公分别是沈惊棠裴寂,由大神作者“煎bing果子”精心所写,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:”嘶,这是被阉了?沈惊棠皱起眉头,不是因为心疼,而是看着肉疼,条件反射地夹了夹自己的双腿。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,废掉挺好的,免得祸害其她女孩。裴寂嗓音淡淡地搭腔,“天选阉人。”沈惊棠没忍住笑了下,但又觉得这个时候笑不太道德,又憋了回去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穿越1983:我成了顶级卧底
    穿越1983:我成了顶级卧底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秦天林思思是古代言情《穿越1983:我成了顶级卧底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思若兰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他们有些都还是孩子,还有女人。一个又一个被枪毙倒下,躺在血泊里,惨不忍睹。这就是战争和作为情报人员犯错误而暴露的代价。当杀到最后一个时,那人吓得浑身发抖,直接跪在地上,哀求着喊道:“等等,别杀我,别杀我,我有用,我有用,我归顺你们,我归顺你们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攘外安内,一人亦可为
    攘外安内,一人亦可为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很多朋友很喜欢《攘外安内,一人亦可为》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,它其实是“倪二狗”所创作的,内容真实不注水,情感真挚不虚伪,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,《攘外安内,一人亦可为》内容概括:这所谓的酒决呢,就是为了在两家之中选出来年的御酒所立。”“为何不让两家所酿之酒尽数入宫呢?”“那哪儿成啊。咱们大周不许精粮酿酒,只有宫廷御用方可,数量还很有限。若是赢家,来年除了供给宫内,还能获取—年的粮酒售酿资格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合欢:圣女她还没谈过恋爱
    合欢:圣女她还没谈过恋爱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《合欢:圣女她还没谈过恋爱》,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,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。简介:朱鸢:?武长风:“......”龙隐弯着眼:“萧神医......最近也红鸾星动了吗?”朱鸢:“啊?”武长风摩挲着下巴,点头附和:“你别说,你还真别说,萧神医最近脾气又大又古怪。”“呵呵。”龙隐斟茶笑而不语。萧殊同前脚走了,那令他魂不守舍的始作俑者就出现了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被全网黑后,假少爷他又幸福了
    被全网黑后,假少爷他又幸福了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主角伊卜刘导的古代言情《被全网黑后,假少爷他又幸福了》,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,小说原创作者叫做“消磨玉米”,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,文章简介如下:而霍野—如既往觉得自己和艾米家里比较熟悉,给她也不尴尬,所以再次投了个空白卡给艾米。气的艾米咬牙切齿,到底是对她有感觉还是没感觉啊?平日里不来找她,—到投票的时候又投给她,欲擒故纵?逼着她放下身段主动?艾米因着连续两次的空白卡片而深思。这俩看的我抓心挠肝的,所以到底有没有意思啊?这还不明显吗?霍野只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戏台:开局上演我不是药神
    戏台:开局上演我不是药神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“生吃西瓜皮”的《戏台:开局上演我不是药神》小说内容丰富。精彩章节节选:许久,才有零星几条弹幕刷了起来。“老张,药的事情烂在肚子里,我再也不骂你了。”“没想到啊,这部剧每个人都这么有血有肉,哪怕是老张这个假药贩子,到最后也让人恨不起来。”“有老张这么扛住,程勇应该安全了吧……”……监控室里,局长一拍桌子,起身怒斥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娇宠八零小嫂子
    娇宠八零小嫂子

    分类:现代言情

    主角是霍婧娴裴长安的现代言情《娇宠八零小嫂子》,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,作者“霜行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霍婧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,老鼠满地跑,破败的能吞没人的小屋,再一想想可能遭到小流氓欺负的自己,顿时更慌了!她长的漂亮自己是知道的,要不然养父母也不能指望拿她卖钱,在城里的时候也有不少小流氓想对她动手动脚,是养父母觉得干净的身子卖钱多,所以经常帮着她驱赶小流氓,不然她说不定早就被人糟蹋了。但是在这里她无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我在妖魔世界里当神捕
    我在妖魔世界里当神捕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古代言情《我在妖魔世界里当神捕》,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,代表人物分别是宋阳花绮罗,作者“水煮西红柿”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,作品无广告版简介:红袍火鬼楚楚可怜地哀求道:“公子饶命,妾身再也不敢了!”“只要公子肯放过妾身,妾身愿在公子身边做牛做马。”宋阳停下动作,似乎在思考着得失。红袍火鬼以为有戏,连忙打铁趁热。“公子,好不好嘛,人家不仅会洗衣煮饭,还可以暖床哟~”不得不说,红袍火鬼不发神经的样子还是不错的,算得上一位美女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权倾朝野:大都督独宠罪臣之女
    权倾朝野:大都督独宠罪臣之女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古代言情《权倾朝野:大都督独宠罪臣之女》,现已上架,主角是沈铮罗依,作者“马成功”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,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:如今过去十几天,他派出的人回来了。得到的消息是罗知远幼女便是宋伯简欲迎纳进门的妾室。名门忠烈之后,竟然甘愿去给他人做妾室?也难怪,这副以色相惑人的媚态,也真是给西宁侯丢足了脸面……念头一闪而过,他已经无法呼吸,身上的人竟然硬生生了他的呼吸。他扳过罗依的肩膀狠狠将其拉开,厉声道:“你是疯子吗?”罗依擦...

    小说详情